Sunday, December 13, 2009

劉以鬯的《天堂與地獄》

夜深,在努力趕工之餘,趁著 Photoshop 的某些功能因圖片過于龐大而不知還須要轉多久時,我把劉以鬯的這本不過薄薄160頁的《天堂與地獄》斷斷續續給讀完了。供收錄了23個短篇小說,寫於1948-51年這段時間的香港低下社會景況。

故事大多數曲折離奇,務求叫人出乎意料之外。例如「珊珊和工頭老張的戀愛」,最后發現和妙齡女郎珊珊譜戀曲,疑似一個女性厭惡者的老張的真身竟是個女的。在那個年代已有同性戀題才出現,而且是一個情殺的故事, 算是相當前衛的了。另一例是「賣淫婦」的男主角為救妻子逼不得已行劫,結果劫著的竟是趕來診症的醫生,最終反而害妻子返魂乏術。有夠諷刺。

我最喜歡的是作者用“蒼蝇”的視角審視香港社會陰暗面的「天堂與地獄」。作者一開頭就交代“我是一只蒼蝇”,所以接着發生的一切故事都是這只蒼蝇的眼光所看到的,咖啡館裡發生的一則充满了巧合的故事:小白臉謊称炒金蝕本,騙取徐娘半老女人的三千元鈔票,转眼又向花枝招展漂亮年輕的女郎買笑。女郎原來是和大胖子合伙詐騙的,却被大胖子的妻室,哪,即先前那位徐娘半老女人重回咖啡館時碰見,大胖子只好把剛接到手的鈔票換取妻子的饒恕。整個金錢的轉手,从徐娘 - 小白脸 - 賣笑女郎 - 大胖子 - 徐娘,形成了一種戲劇性環狀結構。處于每個環節的人都各懷鬼胎,只有那只冷眼旁觀的蒼蝇勘破這些人的勾當。難怪連蒼蝇都覺得這個「天堂 」- 冷氣咖啡館,實在齷齪得不願意待了,情願回到「地獄」- 垃圾桶去過日子。看來,連蒼蝇也嫌弃這種社會的骯髒了。

「四脫舞 」這篇讀來蠻搞笑的。話說年滿十八的男主角黑仔苦無零用錢買票看最后一場「勾魂美女團大擔公演四脫舞 」而向爸爸要錢。老爸不肯,只丟了一句「小孩子不能看這種戲! 」不得已,黑仔轉向媽媽要去。媽媽打牌贏錢便爽快的給了他。黑仔拿了錢,排隊,買票,入座,看戲。台上的表演使他看得非常出神。一直到快散場時,黑仔看到了他所不能看的東西。 什麼?你應該早已猜到。不就是他那假借上六叔家談生意,實則看艷舞的爸爸。



若有意,可到中國亦凡公益圖書館(Shuku.net)的讀書網讀到「天堂與地獄」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Post a Comment